宁静茶语(二)

在千姿百态的壶中,我只对“倒把西施壶”情有独钟。

 “西施越溪女,出自苎萝山。秀色掩今古,荷花羞玉颜。”(唐.李白〈西施〉)

之人很多都是爱壶的,我把它当作我的知音。此壶原料纯正,手感细腻,雅致玲珑,壶身圆润饱满,线条清晰,壶嘴宛如樱桃小口,出水流畅,精致典雅的发髻装缀成倒把,身盖相连,密封极好。

泡茶时,轻提倒把,使壶身倾斜,一股细而圆润的水流泻出,恰似妩媚动人的西施,令我爱不释手……

以它冲泡的铁观音茶汤清澈明亮、入口醇厚,咽过后齿颊留香。

我也会用茶汤养壶,将茶汤淋在“倒把西施壶”上,使它蒸发、吸收,以滋润壶身;时常用手抚摸壶身,细心养护,日积月累,可使壶光润泽、柔和宁静。

“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 寻常一样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”

慢慢人生路,往来如穿梭;奈何高山流水,知音总难寻。

用真诚去寻觅你我共同的心声,那曾经都有着一样精神世界的同路人;用纯净善良的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有缘人……

 

Bin Jiang